雨之流

给别人的吸血鬼孩子配文

大都市的巷子,通常是是异常狭窄的,灯光背后,黑暗得让人发狂。
她觉得自己已经发狂了,笑声,抑制不住地漫出,撕扯着她的嘴角。她需要弓起身体,来控制住这莫名的喜悦,和随之而来的痉挛。
赤裸的脚底传来潮湿冰冷的触感,有油腻而肮脏的东西粘附在上。她竟然止住了笑声,皱起眉毛,然后弯下腰,从不知被什么浸透的裙子中掏出一把匕首,向脚踝刺去。
那苍白畸形的小东西发出沙哑的轻响,然后滚落到一旁,归于更污秽的暗角。
而她呢,疼痛似乎偏爱她,她分明的脸上没有一丝异样。但突然失去了一只脚的支撑,她猛然仆倒在地。这下,油腻和肮脏布满她的全身了。惊讶和厌恶同时出现在她的脸上,然后她努力想撑起自己,手臂却无力承载任何重量。这次她没有挣扎起身了,而是朝前爬行,朝着巷子的更深处。
她又笑了起来,这疯狂好像很费力气,所以她爬一下,笑一会,像狼狈的朝圣者,踉跄觊觎着种种——她如此渴求的,就是黑暗深处吗?
无法评说她的目的,也许这只是她夸张的白发和血瞳搭建的谎言。不断从她的腹部流出的暗红液体和汩汩逶迤的痕迹,当然是比她更加真实的了。
巷子两侧阻隔的正是一个迷人都市的迷离夜晚,许多残缺的蠕虫在角落呻吟。所能给予的最大慈悲,或许只是相信她的话,她与众不同,她碾杀蠕虫。
一堵砖墙守候在巷子的末端,恭迎着她的结尾。
那么这堵破旧的砖墙,你是否知道她的名字?那么给她最后的笃信吧,关于Trista的拒绝命名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人设@特里斯塔塔塔塔鸦

【有限循环和无限结局】

突然脑洞大开想写长篇了,于是就有了下面的东西。因为想尝试写意识流,所以后续会很散乱。此外此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弃,冷cp,时间线奇异,文笔渣,年龄有改动,设定在近未来。
如果肯继续往下看的话,非常感谢。

    尖锐的风划过他的脸庞,他可以分明地感受到那如刀锋的力量和温度——即便如此,他仍要为脑中熊熊的火焰发狂,炽热,滚烫,泪水再也抑制不住而从眼眶中溢出。他努力想睁开刺痛而灼烧着的双目,太阳穴突突地跳着像要迸出头颅。
    手臂在空中挥舞,他已经无力控制,任凭身体在劲风中失去方向。一次次失重让他觉得自己是一只大鸟,但紧随的反胃让他战栗痉挛,反射般地想弓起脊背。
    但就在一刻间,所有的不适都消去了,他的动作也诡异地僵滞住,耳畔的呼啸声静默无踪,肌肉最后一次应激收缩。
    是眼前景物的极速放大,他的视角好似脱离了身体,被一股不可阻挡的升力向上推去——他看到自己的躯壳停驻在灰色的水泥地面上,暗红色渲染开来。
    那么飞翔的,就是灵魂吗?这是他最后思考的问题。


    警车,救护车,新闻车前后赶来,聚焦的镜头和雪亮的闪光灯同围观的人群一样沸腾躁动。


    死者姓名:穆
    死者性别:男
    死者年龄:21 
    死者身份:记者
    死者婚配情况:【未婚】
    死者家庭情况:父母【亡】子女【无】手足【无】
    死者死亡时间:约【2135.5.24.14∶56】
    死者死因:疑似自杀
    死者死亡方式:坠楼
    死者法定遗产继承人:【无】

TBC

【阿布罗狄的五十个秘密】(11~15)

11.阿布罗狄不想让别人知道,在初进圣域的那一天,在仰头望见第一座恢宏的宫殿,在看到那个紫发少年和煦温雅的笑容和向自己伸出的手时,他脸红了。“那只是落日的余晖照在我的脸上的缘故…”阿布罗狄如是说。
12.阿布罗狄不知道为什么,第一眼见到金牛宫的圣斗士,他就相信他一定是个很温柔的人。
13.阿布罗狄记得很清楚,从双子宫前第一次经过的感受。他看到一个高大昂扬的身影站在双子宫前,面带微笑,宛若天使,但是阿布罗狄隐隐感到不安——仿佛在他身后,有魔鬼在张望。
14.阿布罗狄从未害怕过那被称为Death Mask的男人,无论是面对一列列码放在阴影深处的面具,还是面对狂妄而狰狞的他的面目。阿布罗狄始终认为,只有一个善良敏感至极的人,才会用死亡掩盖自己的内心。
15.阿布罗狄曾揣测,每一位黄金圣斗士是否真的如他们口中所说,愿意不遗余力地为雅典娜而战?但每当他看到狮子座的一击,他就为自己的质疑而羞愧。

【阿布罗狄的五十个秘密】(1~10)

1.阿布罗狄其实很喜欢他的名字。

2.但1中的情况只持续到他来到圣域并知晓

Aphrodite是个阴性名词为止。

3.阿布罗狄其实很为自己的容貌自豪。

4.而3中的情况直到第N次被认作美丽的女孩子都没有结束。

5.阿布罗狄坚持认为,美丽与力量永远比任何事物都更重要。

6.好吧5中的情况也在他看过人们的笑脸后改变了。

7.阿布罗狄其实并不勇敢,他曾为自己守卫最后一宫而庆幸。

8.阿布罗狄其实比他自己曾想象的勇敢,那是在他看到那十一座宫殿的灯盏全部熄灭之后。

9.阿布罗狄对玫瑰仅有的遗憾是,它们为何不在格陵兰生长?

10.对于9的疑问,阿布罗狄知道答案,只是他骗自己说,不知道。


有人知道你的欢愉

有人知道你的痛苦

你说

你选择谁





我选择孤独



_________________分割~

果然这么没有技术含量的东西,只是用来消遣的


失明的狂热

她的眼里涌动着波涛

狂风呼啸

发丝间缠绕

阴影的仆从

头颅之上的渴望

她曾有过梦

在牢笼中

旋转不休


她是否只触碰得到

冰冷的夜空

炽热的鸣叫

在指尖翩然起舞

疼痛奏着黑色的交响

每一次跳跃

深陷泥沼

是你的天使

建起屏障

在黎明之前

你是永沉海底

还是飞向远方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分割~

此诗写的是贝拉特里克斯.莱斯特兰奇


最后的五句话参考了古米廖夫的   智慧的魔鬼  


谨此向古米廖夫致敬


不要为诗歌落泪,

那只是韵脚的蒙昧。